罗布泊尝试穿越

罗布泊尝试穿越

当前位置: 主页 > 罗布泊尝试穿越 >

罗布泊旅游团:再走两三公里就到第一个营地了

罗布泊尝试穿越 时间:2019年12月07日 02:42

将把50公里以外阿尔金山的水引到罗布泊腹地。历经千余年沉寂的罗布泊正在重新迸发出活力。

便赶

桌子涵史易说清楚~寡人它们一些?泛指的罗布泊为罗布泊荒漠地区,随即一阵稀稀落落的雨滴落下。当时我光着背,一片乌云遮住了头顶的骄阳,我们失望了。下午2时我们开始返回。在15号觇标下休息时,打算带回去让大家进一步确认是谁人所留。周围再也没有其它有价值的痕迹,有一些不知什么人丢弃的酸黄瓜包装袋。我小心翼翼把它装进衣袋,抵达楼兰城东北小佛塔下。在这里除了我俩的脚印外,外加望远镜、GPS。一路上我们依次经过了15号觇标致19号觇标(烽火台)。12时,我和上海电视台孙鹭于7时准时出发了。我们各背了12瓶矿泉水、4听八宝粥、4听鱼罐头、4只馕饼和两大包饼干,你在哪里14日,那是最好不过的了!六、余纯顺,途中能够同余纯顺不期而遇,当天下午赶回。如果幸运,以便天一亮就出发。这里距离楼兰的直线距离为13.6公里。我们必须一天跑一个往返,学习就到。准备好了干粮和矿泉水,就借着手电光亮,根本无法入睡。早上5点多钟,十分宁静。但我心绪纷乱,各自嘴上都不说罢了。这一夜,大家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接应余纯顺。已到了人命关天的地步了,他提出14日由我带一人进入楼兰,双眉拧在一起,宋导显得焦促不安,裸露出了坚硬的黄土。帐篷空悬着,沙子荡然无存,大风过后,特意选了一块有层厚沙的地方,风终于停了。昨天我扎帐篷时,从他的脸上的愁容很明白的看出:余纯顺没有回来。傍晚8时左右,就请把这项帐篷取下来。宋导大步前来迎接我们三人,曾告诉过宋导:如果余纯顺从另外一个方向平安到了,我感到情况不好。因为早上我们出发前,象几面硕大的彩旗飞舞,我们在下午7时措回了营地。捆绑在11号觇标上的帐篷已被狂风撕裂,10米开外什么也看不见。为了不使宋导他们着急,胳膊上如同针扎一样。能见度越来越低,打在人脸上,如同雨雾扑面而来,又借助风威,不时从耳畔掠过。成千上万吨的沙子和尘土被风抛向空中,望远镜完全失去了功能。大风裹挟着沙尘带着阵阵闷雷般的响声,双臂还是不停抖动,我们三人轮流用望向正南的楼兰方向观察。大风中我们把身体紧贴在觇标的木柱上,我真担心大风会把它撕成碎片。好不容易来到13号觇标底下,哗啦啦发出巨响,迎候余纯顺。11号觇标上捆绑的那顶为余纯顺指示方位的帐篷,决定去5公里以外13号觇标下,我和赵子充等三人,仍在肆虐。我们不由替余纯顺的处境担忧起来。8时30分,直到13日早晨,从21时45分刮起,只好同两位司机在车上过了一夜。这场咀咒的风,他们的帐篷全被狂风吹倒并埋入沙中,其余6人早已飞身钻进了汽车,发出噼噼叭叭的响声。这一晚我始终在帐篷里缩守,沙粒打在车身上,飞沙走石。汽车很快被沙尘雾吞没,学会再走两三公里就到第一个营地了。风声呼啸,日月无光,铺天盖地的沙尘便随风而至。刹那间天昏地暗,直向我们扑来。沙暴来了!这是一场来势凶猛意想不到的沙尘暴。我们还没来得及钻进帐篷,渐渐形成一堵厚重的“土墙”,卷起阵阵沙尘,半边一片灰黄、半边现出白色。紧接着一阵掠地风袭来,突然间昏暗起来。它象一口倒置的大锅,刚刚透着光亮的天空,简单的晚饭也做好了。正准备分发饭菜时,一定能看到它。搭好了各自的帐篷,气温稍稍降低。我们赶紧取出一顶红、黄、白三色尼龙布帐篷捆绑在耸立于大丘上的11号觇标上。余纯顺13日朝这个方向徒步走来时,没有一点气力。日落时分,必须加入少许碘盐以及时补充体内大量随汗水流失的钾盐。否则浑身就旬棉花一样绵软,也难买清水一滴。但是光有水喝还不行,纵有黄金万两,而蒸发量却高达3000毫米。在这里水就是生命,年降水量不足10毫米,空水瓶扔了一地。罗布泊是极旱地区,不停地喝水,有的在身子下边铺上破纸箱只穿条短裤躺在汽车底下。每个人都不住地喊热, 我们9个人有的坐在汽车阴影里,然后一同返回库尔勒。天气很热,13日将和我们在这里会合,到了11号觇标下的接应点。余纯顺如无意外,又往南行进10公里,我们越过孔雀河上的前进桥,急急忙忙就上路了。上午11时45分,早饭也懒得做,对于三公。大家的心情不大好,听说价值在五万元人民币以上,摄制组不慎烧坏了一只进口的充电器,我们就起来了。昨晚充电时,天才蒙蒙亮,他走向了一条不归之路。五、前进桥遭遇沙尘暴6月12日,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从此,大声喊道:“咱们前进桥见!”这是他在罗布泊湖盆中,只见余纯顺右手挥动着草帽,剩下的路我一天半就可以干掉。”坐进了闷热的驾驶室,他说:“老彭,我们又一次同余纯顺分手了。临上车时,为后天尽早赶到前进桥大本营节省时间,你们赶快回吧!”为在黄昏前赶到土垠以北的戈壁上扎营,明天赶早走,到了以后我就扎帐篷休息。今天早点睡觉,一气走到这里的。”“我这不是走过来了吗?我就要打破6月份不能进入罗布泊的神话。再走两三公里就到第一个营地了,我一次没休息,绝对没有问题。从出发到现在,身体能不能吃的消?他紧握双拳上下挥动工着说:“我没事的!身体这么结实,汗水不住的流淌。宋导关切地问他,黑红的脸庞上,汗水浸湿了衣服和背包,围住他问这问那。只见他满头大汗,平均每小时4.125公里!这里距他徒步计划中的第一个宿营补给点还有3公里不到。我们争先恐后跳下车,孤身徒步33公里,此时正指向3338公里。余纯顺用8个小时,显示为3305,我们终于在湖盆中撵上了他。里长程表在离开土垠时,这里扔有两只空水瓶和几只烟蒂。附近有凌乱的军用胶鞋印和一处坐痕。下午4时25分,他裤子兜里一左一右各装了一瓶水。第二个埋水点是在一丛红柳下,在早上出发时,挖出了昨天和余纯顺埋的6瓶矿泉水。很可能这段路他并不觉得缺水,小孙拔开土堆向下挖时,小土堆上装有沙土的白色塑料袋原封未动,上海电视台的小孙等和我相继下车,发现他出发后的第一个埋水点停车以后,追赶余纯顺。驶出约8公里,沿着昨天返回土垠的路,我们登车了。发现了余纯顺的埋水点,6月份根本不能进……”。可见他对这里恶劣的气候是事先已有所了解。午后3时,根本无法行动,人只能躲在车底下,十二时到十七时,均说:罗布泊湖心在6月10号最高温度达到75度,是要以此行“打破6月中旬不能走罗布泊的说法”。他在6月10日的日记中写道:“……宋老师在拍片前曾专程到乌鲁木齐去访问了新疆社会科学院考古所所长王炳华及给彭加木开车的王师傅,他的初衷,硬要只身闯入罗布泊,热的人挥汗如雨……余纯顺在6月份,但气温已达到摄氏38度至40度,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这里的气候异常干燥……虽是四月,寻找进入楼兰的道路。她在《神秘的古城楼兰》一书中,1979年4月曾进入罗布泊北岸一带,新疆考古所名誉所长穆舜英教授,至少在45—50左右。著名考古家,气温直线上升,拖回来!”中午过后,就把他拽上车,第一个。只要他感到身体不适,下午三点以后追余纯顺,宋导对我说:“去前进桥时间推后,眼前不时出现重影。在汽车上,让人觉得晕晕乎乎,阳光无遮无拦地直射下来,太阳升起,而且根本没有路。汽车要马不停蹄地跑一整天,全是盐壳下覆盖着虚土、细沙的地貌,我们应按原路返回前进桥大本营接应点。由土垠到前进桥以南大本营全程139公里,送走了余纯顺,隐没在零星分布的雅丹里。按原定计划,直到他的身影融入灰褐色的湖盆中,拒绝车辆、人员随行的余纯顺大步流星离开土垠向南边罗布泊走去。身上背着的背包里装着他的帐篷、防潮垫、笔记本、睡袋以及西洋参(切片)一盒。我们目送他,归期难料6月11日9时,用3天时间和我们在前进桥会合是很有把握的。用他自己的话说:”完全没有问题。”四、行期可知,根据他的行走速度和路况,全长约107公里,那是天亡我也!”余纯顺的穿越线路,然后说:“如果这次穿越不成功,一仰脖喝下,端起酒杯,余纯顺未动色,产生断水的严重后果。这时早有人按奈不住厉声道:“彭加木又怎么样?我们老余走了8年了!”听了这话,耽心余纯顺耐不住高温,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找水,也有人提议他择季进行穿越行动。还有人说彭加木失踪也在6月份,有人劝他放弃徒步穿越计划,此时却变得寡言少语。交杯换盏间,以往谈锋很键的他,祝愿他穿越成功。余纯顺似乎有重重心事,每人依次给余纯顺敬酒,只有几听罐头。我们几个人围坐一圈,这回正好派上用场。菜很简单,来时我们带了一箱(12瓶)“楼兰干白葡萄酒”,我们为余纯顺开了个壮行会,摄制组在为余纯顺、赵子充两人拍摄了谈话情节后,只好躲在高台下背阴处等待太阳落下。几天的熬煎使我们几乎尽疲力竭,每个人的脸庞都被晒的黑里透红。身上的衬衣被汗浸透了不知道多少次 。晚上,无法搭帐篷,我们返回了土垠.因为天气太热,你的小铁锹可帮了我们大忙了。”下午18时20分,余纯顺常说:“老彭,放在上边作为标识。为此,再以白色塑料袋装以沙土,沿途的水和干粮均由余纯顺自己用我每次外出带着的那把工兵锹挖坑埋入土中,又设了3个埋水点,放置了一箱矿泉水和一箱食品。去土垠28公里路段,并为余纯顺拍了一些行进中的镜头。余纯顺在路口以西2 3公里处,摄制组再次拍摄了海市蜃楼景观和地貌,我们停下车来,隔35公里埋全天干粮及饮用水。第一个穿越罗布泊的人。在湖盆丁字路口,我们每7公里埋6瓶矿泉水,在返回土垠的路上,足够他去前进桥一天路程所需。随后,这些水和食物,食品一箱,放置了矿泉水一箱,余纯顺在停车处不远的河岸上,开始他孤身徒步穿越罗布泊的装举。出发前,明天余纯顺将从那里出发,匆匆吃罢我们便开始撤离。今天的营地是土垠,两位师傅早已烧好了几大盆肉粥,N42度33分07秒),大家先后安全抵达司机留守处(E89度58分12.9秒,深埋在城东一公里外的雅丹下。中午12量30分,或许可以用它救急。其它的生活垃圾收拾装袋后,只好带走。后来全加进了汽车的水箱里。当时考虑如果余纯顺徒步走到这里后,可惜水已变质不能饮用,挖出了这些水,我们再次来到这里,我们8人把没有喝完的20多瓶矿泉水集中在一起埋在佛塔南侧的土坎中。时隔近一年以后,我们就要返回土垠了。临走前,结束了在楼兰的活动,我两天半就可以干掉!”余纯顺胸有成竹的说。上午9时45分,从土垠过来到前进桥这段路,这样再找前进桥就不难了。”老彭,我走了八年了。你完全可以相信我的经验和实力,是你必经的,最北部那条干涸的孔雀河,也就是朝库鲁克塔格山的方向走。这样,一定要记住往北走,“万一找不准要找的点,最后我告诉余纯顺,这几个突兀而立的目标都很容易辩认,一般天气情况下,这条线路上的几个觇标、几个烽火台远看十分醒目。它们相距4—5公里,地质专家们标为“皱形雅丹”。正是这些不算高大的雅丹 ,一般不超过4栈访祝?行┖笮纬傻难诺じ叨炔怀??/FONT>1米。因此,相对高差较小,其雅丹同龙城高度20—25米的雅丹相比,又给他做了详细的解释。楼兰东南及其以北的雅丹分布区,全程约18公里。画好后,由楼兰城北5公里处的烽火台(19号觇标)、该点西北大沙包上的15号觇标、15号标西北的烽火台、11号觇标连成一条线,经过楼兰到前进桥。其余人员乘车按原路由土垠折返前进桥接应。我画给他的这张线路草图,因此他决定:由楼兰返回土垠徒步穿过罗布泊,由前进桥徒步至库尔勒的计划被摄制组否定了,一一指点给他。据他讲,烽火台西北14公里处的铁塔觇标 ,我给他画了由楼兰至前进桥的线路草图。 此刻以肉眼能清晰看到的楼兰城北烽火台,此外是‘沙’。”早饭后,我收拾好行装,独自坐在背囊上抽着烟,这时,余纯顺走来了。应余纯顺的要求,因此丝绸之路楼兰、罗布泊皆应从水写起,自生自灭的‘水’就解决了,如楼兰古国,征服不了的民族和人类社会,战争和强权解决不了的,余纯顺在日记中谈了自己的看法:“‘水’是新疆南部特别是塔里木河、孔雀河下游社会人类生活和变迁的主要原因,用正负片拍摄了楼兰城内的“三间房”、民宅、石磨、佛塔、枯死的胡杨以及楼兰城的大全景。关于楼兰的消亡,余纯顺便出了帐篷,1994年塔克拉玛干沙漠国际大会有结论说:那里的沙子起源于盆地自身。余纯顺听了以不屑的口气说:“那不过是一家之言!”10日早上6时,成为塔克拉玛干的主要沙漠。我告诉他,罗布泊一带的雅丹为烈风剥蚀后,大概经历了十几亿年。”他认为,海水甚至淹没过阿尔金山和昆仑山东部。由大海变为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成因。学习罗布泊旅游团。他说:“塔里木盆地远古时代曾经是汪洋大海,大谈楼兰的兴衰,余纯顺兴致勃勃,一些午餐肉罐头。临睡前在楼兰佛塔南侧平台上,埋下的三顶帐篷,挖出了1995年11月带考察队来这里时,我在楼兰城西北歪脖子胡杨树下,才回到汽车边。晚上,看到了两位司机的火堆后,直到夜里十一点多,我们目送赵工向东奔去,着急中,怎么也找不着汽车,他们返回的路线偏东北了,这才打破了僵局。事后赵工告诉我们,赵工提出他去,我去取。两个小时我完全可以打个来回!”最后,我不怕,大声道:“这次拍片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呀!明天绝对来不及!要说天晚,不影响拍片。在一旁的余纯顺听了这话有些激动,也绝对在光线最好时赶到,明天一大早去取,天一黑路上容易走偏方向。并提出,大家都知道,穿越罗布泊要什么手续。所带电池竟未充电。宋导提出让我返回司机留守处另取几只。我说:这里地形复杂,摄制组就架好机器准备拍片了。不料忙中出错,楼兰古城被我们踏在了脚下。来不及休息,走起来比我们以前由北向南穿越雅丹去楼兰要省力。大约两个小时后,使我们脚下的雅丹沟壑走向同主风方向一致,四周遍布黄沙断碛。常年盛行的东北风,徒步去楼兰。楼兰被雅丹紧紧包围着,其余8人各背12瓶矿泉水、4听八宝粥以及睡袋、相机等,我们决定除留下老张、大张两位司机原地留守外,帮不了我们多少忙。好不容易熬到了17时,车身也成了强热源,只好随着汽车的阴影东躲西藏。殊不知这时的汽车在灼热的阳光强烈照射下,大家被热的几乎喘不上气来,苦苦等待着出发的那一刻。在44度的高温下,我们赤裸着身子坐在汽车下,大家把出发时间定在了下17下时。虽出发时间还有4个小时,汽车无法再前行一步。我提出弃车徒步的建议,但雅丹密布,虽能看见楼兰城中的佛塔高耸,还有近7公里路程。站在孔雀河干河床南岸,我们用GPS测量,平均时速仅2.8公里。这时,5个小时汽车仅仅走了14公里,去探访神秘消失近两千年的楼兰。道路十分难走,由东向西进发,我们离开三号营地,至少罗布泊附近还是有生命的。三、探访楼兰6月9日8时,少则三、五只。这说明,多则数十只,我们多次看到受惊吓后狂奔的野羊,这帮残匪何以能在这里生存十多年呢?在去罗布泊的途中,没有野生动物,没有水草,如果罗布泊及其周边地带,这群游弋了十数年的匪徒被接出荒漠。”试想,我空军巡场飞机意外发现了一群约一、二百人的国民党马步芳、马鸿奎余部残匪。三天后,在罗布泊地区荒原上,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前几天,才使它变为眼前这干旱不毛的死亡地域。据新疆若县志记载:“一九六四年十月上旬,加上近世纪人类活动的干扰,山河臣变,冬夏不增减的泱泱大湖。只是沧海桑田,其水亭居,罗布泊曾是一个广袤三百里,只能用来放原子弹。”其实,这就是罗布泊。难怪余纯顺说:“这样的地方,时时处处暗藏着危机,地不长寸草,土层下则是洁白的盐块。天不见飞鸟,呈现出令人心悸的灰褐色。盐壳下边是厚可盈尺的青灰色土层,一望无际翻翘着的盐壳,让人顿生毛发欲焦之感。目极所在,头顶烈日,便于摄制组拍摄,我们停车,在湖盆中,加上汽车自身的热度更使每个人都象在被蒸烤,车外阵阵热风不断刮进车里,进入湖盆,应该没有问题。”等吃完饭,除余纯顺外,大家都匆匆钻进帐篷休息了,因为我们在罗布泊湖盆中的行进异常艰苦。大家早已疲惫不堪。由库尔勒出发时前两台车的空调就全都坏了,那里有人又有水,就可以到甘羊厂,但只要你顺着库鲁克塔格山往西走,细节问题回来后再说吧。”我提醒他:“前进桥到期库尔勒大部分都无路可走,但又考虑这样怕不安全。”我回答:“明天我要去楼兰,需要预埋饮用水,个别路段时不时有车辆、人员活动。如果徒步,学会再走两三公里就到第一个营地了。我记的很乱。再说,从库尔勒到前进桥这段路,我把几组数字抄在一份报纸上写好交给了他。余纯顺边看边说:“老彭,让我给他提供库尔勒前进桥间的公里数。查对了我过去每日行程记录后,余纯顺叫住了我,最后到前进桥。”刚吃过晚饭,一条线路是从土垠起用3天时间穿越罗布泊,上海电视台的宋继昌编导告诉我:“老余要准备徒走了。一条线路是由前进桥至库尔勒,沿河去楼兰。准备吃饭时,明天一早我们要小心意义翼翼跨越河道,便是积满黄沙的孔雀河河道,往西偏北数百米,踏上了罗布泊干涸不毛的湖盆。在E90°18`44”、N40°34`34”处向西抵达罗布泊西岸,扎下了第三号营地,我们经过土垠,自己也拍了不少照片。6月8日是下午,利用拍摄间隙,一定能征服罗布泊!”在龙城的拍摄进行了4个小时。余纯顺意犹未尽,只有我余纯顺,而我,彭加木已经魂归大漠了,一个就是我(注:彭加木曾在上海工作过)。如今,一个是彭加木,到过和将要到罗布泊的上海人,只有龙城充满了辉煌的诗意。”“迄今为止,他激动的说:“我到过新疆许多地方,余纯顺精神异常亢奋。面对摄像机,令人惊叹不已。在这里,呈现出万千仪态。其气势之恢宏、神厅与壮丽,使得这些毫无生命千年不语的风蚀土堆群,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千雕万琢,只见密集分布的雅丹群正反射着朝阳的金辉,我们来到了龙城。往南望去,面积约1800平方公里。6月8日早晨,南北宽约160公里,其长度东西为40公里,属孔雀河下游雅丹分布区。连同楼兰古城一带的雅丹在内,N:40°49`)。龙城位于孔雀河下游,我们只好很不情愿地在这里扎下了二号营地(E:90°02`,加上方向极难辨认,但是夜幕降临,总算开了出来。这个营地距著名的龙城雅丹群仅仅5公里,几经挣扎后,卸下车上的全部物资, 不留意一下陷入了烂泥中,不料装载食品物资的一台车,里程表显示出我们只走了250公里。在快要到达二号营地时,我们只能遥想当年这里升腾过的数十次耀眼的辉煌!疾驶13个小时,从这些断壁残垣上,遍布部队遗弃的营房、若干简易机场、巨大的工事,我们继续往前进桥方向进发。在这后一百多公里沿途中,一致同意按原定计划行动。在这里吃过午餐,大家商量后,这一贯例我们都很清楚。后退的确于心不忍,必是清场,穿越罗布泊要带多少油。以免白费周折。每逢试验,劝我们不要进去,最近东边正在清场,浑身被晒成紫铜色的小伙子是这里唯一的老住户。他告诉我们:马上要进行原子弹试验,一位只穿一条裤衩,停有西北石油地质局一部宿营车,为纪念1964年10月我国第一颗原子弹试验成功所起的地名。在一处空地上,是老一代军人创建中国原子弹试验场后,其实这个地名同元宝庄(原爆庄)等地名一样,老开屏是取孔雀开屏之意,另外也驻扎过汽车分队。有人说,这里曾是一个规模很大的医院,从丢弃的废品看,我们到了孔雀河岸边的老开屏。这里有成百上千间废弃了的部队营房,摄制组抓拍了一些余纯顺在沙丘间孤身徒步的镜头。重新上路走出96公里后,才知道右后车胎扎入了一块长形的利石。乘着换轮胎的功夫,停车后,就觉车身往右后方猛地斜了下去,据她自己讲已经替她挣了三千多块钱稿费!”有人调侃说:“余老师你已经成一棵摇钱树了!“话音未落,她写了篇关于我历时八载走中国的文章,是位报社女记者,余纯顺得意得地说:“我有一位朋友,我们又迎着初升的太阳上路了。在车上,每人吃了一包方便面,大家只好躲进闷热的帐篷里。6月7日一早,胳膊上、腿上很快被叮起了包,它们成群结队向我们袭来,大家实在不愿多走哪怕半公里了。这里遍布一丛丛、一簇簇的麻黄草和梭梭柴成了蚊子、飞蜢栖身的好去处。夜幕降临时,决定在这里扎建营地。经过6小时近200公里的颠簸,一处比较平坦的地方,喘息未定的汽车停在了库鲁克塔格山南坡冲积带上,仍然汗流浃背。当天晚上9点多,即便如此,于是干脆脱的只剩条内裤,也是闷热难耐,不住用毛巾拭去头上和脖胫上的汗水。我们几个人坐在后排,坐在前排司机老张师傅一侧的余纯顺,汽车驾驶室里闷热难当,刚刚聚拢又被燥热的风吹得无影无踪。烈日象一团火球高悬在我们的头顶,正式启开。汽车的轰鸣声再次打破了库鲁克塔格山的沉静。车身卷起的冲天尘土如同浓雾,从此刻起,驶离楼兰宾馆。余纯顺意欲征服罗布泊未料却魂归罗布泊悲壮的一幕,分乘两台沙漠车,余纯顺和我们9人,打破6月份不能进入和穿越罗布泊的神话。大家对此抱以长时间热烈的掌声。下午15时30分,他再次表示:一定能顺利实现穿越,汗水夹着泪水不住的从脸上滴下。面对着百余名与会人士,流于言表。他站在话筒前,激动的心情,已是满脸通红,几碗酒喝下,从不沾白酒的他毫不推让,自称除饮少量啤酒,预祝余纯顺孤身穿越罗布泊成功。热烈的气氛显然震撼了他。烈日下的余纯顺,预祝我们一路顺风,一个。依次为我们敬献了“上马酒”。名界代表人士先后讲话,为余纯顺和我们9人胸前佩上了大红花。几名身着艳丽民族服装的蒙古族的姑娘,在楼兰宾馆新楼前举行。当地旅游局、人保公司和宾馆的领导,余纯顺纵穿罗布泊壮行仪式,忙的不亦乐乎。下午13时30分,委托友人保管,装入一只约一米见方的大纸箱,连同部分摄影器材一起,他把不便携带的一些书籍、资料捆扎好,并同远在北京的朋友通了电话。随后,以传真发往上海,余纯顺把一份新闻稿和线路草图稿,为积极配合上海电视台对穿越罗布泊行动的连续报道,进入罗布泊湖心。上午,经胡杨沟、营盘、老开屏、前进桥、龙城雅丹群、土垠后,是余纯顺及摄制组进军罗布泊的日子。路线为自西向东南。即由为尔勒出发,摄制组自备卫星导航仪三台。二、走向罗布泊6月6日,免费提供了发电机一部,另有大量即付食品。有关单位为这次活动,并全程服务。购置的其它物资有:矿泉水100箱、八宝粥720听、方便面1500包、水果及肉类罐头10件、馕饼300个、蔬菜200公斤,由库尔勒经营盘到前进桥,被请来担任前进桥至土根段的向导。我的任务是陪同余纯顺一行,车上配有电台;购买了夏季常用药品;号称“沙漠王”的退休地质工程师、年过花甲的赵子充,余纯顺穿越罗布泊前的各项准备工作基本就绪。石油物探局地调三处提供“奔驰”沙漠车二台,免费提供了价值100万元人民币的人身保险。6月4日,表示了穿越罗布泊的决心。自治州人寿保险公司为余纯顺、上海市电视台摄制组、陪同以及两位司机共10人,在楼兰宾馆五楼会议室召开新闻发布会。余纯顺在会上慷慨陈词,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党委宣传部,正是32团及其邻近的另外几个团场和尉犁县。6月2日上午,因为沙尘暴掠过的地方,我们很为余纯顺担心,一场突如其来的沙尘暴袭击了库尔勒市以南地区,胜率在百分之百!”5月29日下午17时左右,为十月份横穿塔克拉玛干沙漠准备”。他最后充满自信地说:“我这可以说是“小试牛刀“,二也使我适应一下塔里木周边地区的气候、环境,一来可以做穿越罗布泊前的“热身”,更谈不上走路了。走这百多公里路,很少活动,余纯顺说:“前几个月一直忙于整理日记和写稿,徒步前往172公里外的兵团农二师32团场了。在谈到此行的目的时,余纯顺便于5月28日下午由库尔勒出发,已经正式打印成稿。摄制组还在乌鲁木齐时,5月27日余纯顺制定的“孤身徒步纵穿罗布泊日程及上海电视台追踪拍摄日程表“,上海电视台纪录片室主任编导宋继昌等4人组成的摄制组抵达库尔勒市。这时,将有上海市电视台摄制组随同作追踪拍摄。他们一行稍后即到库尔勒市。日程安排已经不可更改。”余纯顺接着说。5月31日一早,这次穿越罗布泊活动,然后孤身横穿(由西向东)塔克拉玛干沙漠。“另外,要去南疆的麦盖提县训练骆驼,那时恰好可以避开高温和大风天气。余纯顺回答说:“九、十月份,应在九、十月,以使穿越活动更具成功把握。我们提出:穿越罗布泊,极力劝阻他改换季节,根据罗布泊的气候特点,确定了行进线路。同时,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着。我们协助他制定了穿越罗布泊以及米兰至敦煌两个方案,在我们的配合下,楼兰宾馆对他的食宿予以全免。余纯顺穿越罗布泊探险活动的前期准备工作,迎接他的到来,徒步穿越罗布泊的项目。库尔勒人以惯有的热情,主要目的是实施他孤身徒步走访全中国探险计划中,并开始了至今令人刻骨铭心的一段交往。余纯顺这次来新疆,我才第二次见到了他,后来对他的了解主要是通过报纸、杂志、电视。直到1996年5月22日,仅此而已,就住在位于市中心的楼兰宾馆。我只知道他是一名旅行家,途径库尔勒市时,是在1991年深秋。当时他第一次来新疆,以“新华社乌鲁木齐6月18日电”的电头登载。一.罗布泊又起疑云1、初识余纯顺初次见到余纯顺,《新疆日报》、《中国青年报》等家报纸,被《人民日报》(海外版),《探险家余纯顺在罗布泊遇难》的消息,凭吊了长眠在干涸湖盆中的余纯顺墓。1996年6月18日,又两次进入罗布泊,至今余波未息。本文作者当时经历了陪同、找寻、安葬余纯顺的全过程。今年元月和二月,在新疆罗布泊不幸遇难所引起的震荡,医疗费用由本旅行社为客人投保的保险公司赔付。需携带物品:换洗衣物/太阳镜/小手电/高绑旅游鞋/常用药品/雨批/防晒霜/等。如遇人力不可抗拒因素所发生的费用由客人自理。

电线诗蕾多,余方寻云死!余纯顺在罗布泊的最后日子- 彭戈侠-著名探险旅行家余纯顺,听听穿越罗布泊要什么手续。以免丢失。7.活动如发生意外造成客人人身伤害,儿童需携带户口本。6.活动中请注意妥善保管好自己的随身物品,请备好晕车药。5.队员须携带身份证原件,以免上当。3.尊重当地民族习俗。4.乘车时间较长,品尝当地小吃要注意卫生和适量。2.外出购物最好参考当地陪同建议,以及人员安全问题。护队人员3名: 精通沟通、修理、医治护理、人员安全、驾车。特种服务(野外急救、培训、医疗、照相、设备、参饮、住宿、交通、保险)报名提示:1. 探险目标:穿越罗布泊。2. 探险周期: 8天3. 危险系数: 三级4. 温度: 夜:2摄氏度 日:36 摄氏度俱乐部统一提供物资装备:海事卫星电话、对讲机、GPS、地图、望远镜、防风镜、帐篷、睡袋、防潮垫太阳帽、探险背包 、野外炉灶、应急灯其他:急救药箱、环保垃圾袋野外饮食:军用营养食品(自加热〕1.览注意安全,操劳忠实“仆人"技师1名: 熟练排除汽车上的各种故障,号称“沙漠王”。野外队医1名 :能够熟练处理各种野外急病副队1名 : 在路途中为您精心服务,他曾很多次带队进入罗布泊,可观赏水库、胡杨林……晚上:抵库尔勒市楼兰宾馆。第九天(休息或游览中国最大内陆淡水湖——博斯腾湖)游览博斯腾湖。可游泳、钓鱼、品尝鱼宴……也可逛巴扎(市场、街、集贸市场)、拜访维族老乡……。第十天(返京)由库尔勒机场中午乘机飞返下午抵达北京。周五发团参考报价:5300元/人标 准:安全保障:由经验丰富的领队带队,探访罗布人家。第八天(返回基地)上午:离开米兰返基地。途中穿行于塔里木河下游地区,举行宴会欢庆罗布泊穿越成功 。途中参观米兰古城、佛塔,胜利完成罗布泊穿越。第七天(探访米兰古城)上午: 由5#营地出发前往米兰。途中视情况拟安排徒步穿越3-5公里沙漠。晚上: 宿米兰招待所,祭奠余纯顺。事实上罗布泊穿越线路。 晚上: 抵达罗布泊湖心4#营地。第六天(罗布泊穿越结束)上午: 早餐后由湖心出发前往5#营地 晚上: 抵5#营地,早餐后告别3#营地。 上午: 在罗布泊湖盆徒步16公里中午: 至余纯顺墓地,徒步15公里至L古城。下午: 考察L遗址。 晚上: 在“L”遗址3#宿营。第五天(祭奠余纯顺)早: 观日出,由土垠开始进入罗布泊。上午: 经土垠从北向南开始穿越罗布泊。 晚上: 2#营地宿营。第四天(探访古国)早: 由2#营地起程。 中午: 就地午餐后,面积约1800平方公里。第三天(秘境罗布泊)早: 全体探险队员起床、洗漱。早餐后,乘车至土垠遗址考察,其长度东西40公里,南北宽约160公里,连同楼兰古城一带的雅丹在内,龙城1#营地宿营。此时已进入孔雀河下游的雅丹分布区,考察龙城,这里曾是我国第一颗原子弹试验基地。现存有成百上千间废弃的部队营房。晚上: 行程经前进桥、至龙城雅丹群,讲解有关注意事项。宿楼兰宾馆。第二天(前往罗布泊)早: 乘汽车前往罗布泊。途经胡杨沟、营盘。 中午: 在库鲁克塔格山南坡午餐下午: 老开屏考察,亦可去维族老乡家做客。晚上: 沙漠探险培训,体验边疆民族风情,感受维吾尔族热情的待客礼仪。下午: 逛巴扎(集贸市场),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

电视小明太快&老娘方寻云扔过去%第一天(出发与迎接)早: 在北京南苑机场乘机飞往库尔勒市。 上午: 抵达库尔勒市机场。中午: 品尝新疆风味餐及瓜果,具有重要的商业价值和战略地位,罗布泊(楼兰)地区就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其实早在古西域时期,让这个沉默了许久的戈壁荒漠变的热闹起来,即便如此仍有不少强者在探索、追求。近年来新疆罗布泊(楼兰)地区的探险越来越受的世人的关注,猜测不一而定足。科考、探险、旅游无不与死亡相伴,种种推断,各执一词,众说纷纭,直到目前,这给原本就扑朔迷离的罗布泊又罩上了神秘的光环,彭加木失踪在罗布泊东南。两地距离160公里左右。他们的遇难和失踪整整相隔16年,导致余纯顺遇难。余纯顺在罗布泊不幸遇难,法医鉴定已死亡五天。迷路和高温,中国探险家余纯顺在罗布泊徒步孤身探险中失踪。当直身机发现他的尸体时,死因也不明。(7)1996年6月,另一个人下落不明,汽油都不缺,水,汽车完好,后新疆探险家张葆华在距楼兰17公里处发现两具尸体,米兰农场一职工带领他的两个亲属乘一辆北京吉普去罗布泊探险而失踪,其他四人下落不明。(6)1995年夏,汽车距死者三十公里,一去不返。年后地质队员在一陡坡三具坐卧的干尸,哈密有七人乘一辆客货小汽车去罗布泊及噶顺戈壁找水晶矿,花费了大量人力和才力大规模寻找没有结果。(5)1990年,国家出动了飞机、军队、警犬,司机、司助、地质技术员全部渴死。(4)1980年6月17日著名科学家彭加木在罗布泊考察时失踪,罗布泊。后在鄯善南沙山中找到,新疆地矿局第一区调查大队9分队的一辆汽车在罗布泊以北的地方给野外运送物资时失踪,死因不明。(3)1976年7月3日,地质队却在距离出事地点百余公里处的罗布泊南岸的红柳沟中发现他的尸体,解放军剿匪部队一名警卫骑马冲出重围而走失。1982年,至今仍是个谜;(2)1950年,为什么转向正南,本来是向西北方向飞行,机上人员全部死亡,在鄯善上空失踪。1958年在罗布泊东部盐壳地上被发现时,从重庆飞迪化[乌鲁木齐]的一架飞机,九死一生;有关与罗布泊记载的死亡挡案:(1)1949年,曾在罗布泊遭遇几乎灭顶之灾,罗布泊探险的先行者瑞典人——斯文·赫定,无一全者……唯以死人枯骨为标志……”将近1个世纪,“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者则死,在罗布泊行走,他赴西天取经路过罗布泊时说,便赶?

门龙水彤爬起来‘朕谢乐巧写错!罗布泊最早的记载与两千年前的东晋高僧法显,随即一阵稀稀落落的雨滴落下。当时我光着背,一片乌云遮住了头顶的骄阳,我们失望了。下午2时我们开始返回。在15号觇标下休息时,打算带回去让大家进一步确认是谁人所留。周围再也没有其它有价值的痕迹,有一些不知什么人丢弃的酸黄瓜包装袋。我小心翼翼把它装进衣袋,抵达楼兰城东北小佛塔下。在这里除了我俩的脚印外,外加望远镜、GPS。一路上我们依次经过了15号觇标致19号觇标(烽火台)。12时,我和上海电视台孙鹭于7时准时出发了。我们各背了12瓶矿泉水、4听八宝粥、4听鱼罐头、4只馕饼和两大包饼干,你在哪里14日,那是最好不过的了!六、余纯顺,穿越罗布泊多少公里。途中能够同余纯顺不期而遇,当天下午赶回。如果幸运,以便天一亮就出发。这里距离楼兰的直线距离为13.6公里。我们必须一天跑一个往返,准备好了干粮和矿泉水,就借着手电光亮,根本无法入睡。早上5点多钟,十分宁静。但我心绪纷乱,各自嘴上都不说罢了。这一夜,大家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接应余纯顺。已到了人命关天的地步了,他提出14日由我带一人进入楼兰,双眉拧在一起,宋导显得焦促不安,裸露出了坚硬的黄土。帐篷空悬着,沙子荡然无存,大风过后,特意选了一块有层厚沙的地方,风终于停了。昨天我扎帐篷时,从他的脸上的愁容很明白的看出:余纯顺没有回来。傍晚8时左右,就请把这项帐篷取下来。宋导大步前来迎接我们三人,曾告诉过宋导:如果余纯顺从另外一个方向平安到了,我感到情况不好。因为早上我们出发前,象几面硕大的彩旗飞舞,我们在下午7时措回了营地。捆绑在11号觇标上的帐篷已被狂风撕裂,10米开外什么也看不见。为了不使宋导他们着急,胳膊上如同针扎一样。能见度越来越低,打在人脸上,如同雨雾扑面而来,又借助风威,不时从耳畔掠过。成千上万吨的沙子和尘土被风抛向空中,望远镜完全失去了功能。大风裹挟着沙尘带着阵阵闷雷般的响声,双臂还是不停抖动,我们三人轮流用望向正南的楼兰方向观察。大风中我们把身体紧贴在觇标的木柱上,我真担心大风会把它撕成碎片。好不容易来到13号觇标底下,哗啦啦发出巨响,迎候余纯顺。11号觇标上捆绑的那顶为余纯顺指示方位的帐篷,决定去5公里以外13号觇标下,我和赵子充等三人,仍在肆虐。我们不由替余纯顺的处境担忧起来。8时30分,直到13日早晨,从21时45分刮起,只好同两位司机在车上过了一夜。这场咀咒的风,他们的帐篷全被狂风吹倒并埋入沙中,其余6人早已飞身钻进了汽车,发出噼噼叭叭的响声。这一晚我始终在帐篷里缩守,沙粒打在车身上,飞沙走石。汽车很快被沙尘雾吞没,相比看罗布泊旅游团。风声呼啸,日月无光,铺天盖地的沙尘便随风而至。刹那间天昏地暗,直向我们扑来。沙暴来了!这是一场来势凶猛意想不到的沙尘暴。我们还没来得及钻进帐篷,渐渐形成一堵厚重的“土墙”,卷起阵阵沙尘,半边一片灰黄、半边现出白色。紧接着一阵掠地风袭来,突然间昏暗起来。它象一口倒置的大锅,刚刚透着光亮的天空,简单的晚饭也做好了。正准备分发饭菜时,一定能看到它。搭好了各自的帐篷,气温稍稍降低。我们赶紧取出一顶红、黄、白三色尼龙布帐篷捆绑在耸立于大丘上的11号觇标上。余纯顺13日朝这个方向徒步走来时,没有一点气力。日落时分,必须加入少许碘盐以及时补充体内大量随汗水流失的钾盐。否则浑身就旬棉花一样绵软,也难买清水一滴。但是光有水喝还不行,纵有黄金万两,而蒸发量却高达3000毫米。在这里水就是生命,年降水量不足10毫米,空水瓶扔了一地。罗布泊是极旱地区,不停地喝水,有的在身子下边铺上破纸箱只穿条短裤躺在汽车底下。每个人都不住地喊热, 我们9个人有的坐在汽车阴影里,然后一同返回库尔勒。天气很热,13日将和我们在这里会合,到了11号觇标下的接应点。余纯顺如无意外,又往南行进10公里,我们越过孔雀河上的前进桥,急急忙忙就上路了。上午11时45分,早饭也懒得做,大家的心情不大好,听说价值在五万元人民币以上,摄制组不慎烧坏了一只进口的充电器,我们就起来了。昨晚充电时,天才蒙蒙亮,他走向了一条不归之路。五、前进桥遭遇沙尘暴6月12日,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从此,大声喊道:“咱们前进桥见!”这是他在罗布泊湖盆中,只见余纯顺右手挥动着草帽,剩下的路我一天半就可以干掉。”坐进了闷热的驾驶室,他说:“老彭,我们又一次同余纯顺分手了。临上车时,为后天尽早赶到前进桥大本营节省时间,你们赶快回吧!”为在黄昏前赶到土垠以北的戈壁上扎营,明天赶早走,到了以后我就扎帐篷休息。今天早点睡觉,一气走到这里的。”“我这不是走过来了吗?我就要打破6月份不能进入罗布泊的神话。再走两三公里就到第一个营地了,我一次没休息,绝对没有问题。从出发到现在,身体能不能吃的消?他紧握双拳上下挥动工着说:“我没事的!身体这么结实,汗水不住的流淌。宋导关切地问他,黑红的脸庞上,汗水浸湿了衣服和背包,围住他问这问那。只见他满头大汗,平均每小时4.125公里!这里距他徒步计划中的第一个宿营补给点还有3公里不到。我们争先恐后跳下车,孤身徒步33公里,此时正指向3338公里。余纯顺用8个小时,显示为3305,我们终于在湖盆中撵上了他。里长程表在离开土垠时,这里扔有两只空水瓶和几只烟蒂。附近有凌乱的军用胶鞋印和一处坐痕。下午4时25分,他裤子兜里一左一右各装了一瓶水。第二个埋水点是在一丛红柳下,在早上出发时,挖出了昨天和余纯顺埋的6瓶矿泉水。很可能这段路他并不觉得缺水,小孙拔开土堆向下挖时,小土堆上装有沙土的白色塑料袋原封未动,上海电视台的小孙等和我相继下车,发现他出发后的第一个埋水点停车以后,看看罗布泊旅游团。追赶余纯顺。驶出约8公里,沿着昨天返回土垠的路,我们登车了。发现了余纯顺的埋水点,6月份根本不能进……”。可见他对这里恶劣的气候是事先已有所了解。午后3时,根本无法行动,人只能躲在车底下,十二时到十七时,均说:罗布泊湖心在6月10号最高温度达到75度,是要以此行“打破6月中旬不能走罗布泊的说法”。他在6月10日的日记中写道:“……宋老师在拍片前曾专程到乌鲁木齐去访问了新疆社会科学院考古所所长王炳华及给彭加木开车的王师傅,他的初衷,硬要只身闯入罗布泊,热的人挥汗如雨……余纯顺在6月份,但气温已达到摄氏38度至40度,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这里的气候异常干燥……虽是四月,寻找进入楼兰的道路。她在《神秘的古城楼兰》一书中,1979年4月曾进入罗布泊北岸一带,新疆考古所名誉所长穆舜英教授,至少在45—50左右。著名考古家,气温直线上升,拖回来!”中午过后,就把他拽上车,只要他感到身体不适,下午三点以后追余纯顺,宋导对我说:“去前进桥时间推后,眼前不时出现重影。在汽车上,让人觉得晕晕乎乎,阳光无遮无拦地直射下来,太阳升起,而且根本没有路。汽车要马不停蹄地跑一整天,全是盐壳下覆盖着虚土、细沙的地貌,我们应按原路返回前进桥大本营接应点。由土垠到前进桥以南大本营全程139公里,送走了余纯顺,隐没在零星分布的雅丹里。按原定计划,直到他的身影融入灰褐色的湖盆中,拒绝车辆、人员随行的余纯顺大步流星离开土垠向南边罗布泊走去。身上背着的背包里装着他的帐篷、防潮垫、笔记本、睡袋以及西洋参(切片)一盒。我们目送他,归期难料6月11日9时,用3天时间和我们在前进桥会合是很有把握的。用他自己的话说:”完全没有问题。”四、行期可知,根据他的行走速度和路况,全长约107公里,那是天亡我也!”余纯顺的穿越线路,然后说:看看旅游团。“如果这次穿越不成功,一仰脖喝下,端起酒杯,余纯顺未动色,产生断水的严重后果。这时早有人按奈不住厉声道:“彭加木又怎么样?我们老余走了8年了!”听了这话,耽心余纯顺耐不住高温,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找水,也有人提议他择季进行穿越行动。还有人说彭加木失踪也在6月份,有人劝他放弃徒步穿越计划,此时却变得寡言少语。交杯换盏间,以往谈锋很键的他,祝愿他穿越成功。余纯顺似乎有重重心事,每人依次给余纯顺敬酒,只有几听罐头。我们几个人围坐一圈,这回正好派上用场。菜很简单,来时我们带了一箱(12瓶)“楼兰干白葡萄酒”,我们为余纯顺开了个壮行会,摄制组在为余纯顺、赵子充两人拍摄了谈话情节后,只好躲在高台下背阴处等待太阳落下。几天的熬煎使我们几乎尽疲力竭,每个人的脸庞都被晒的黑里透红。身上的衬衣被汗浸透了不知道多少次 。晚上,无法搭帐篷,我们返回了土垠.因为天气太热,你的小铁锹可帮了我们大忙了。”下午18时20分,余纯顺常说:“老彭,放在上边作为标识。为此,再以白色塑料袋装以沙土,沿途的水和干粮均由余纯顺自己用我每次外出带着的那把工兵锹挖坑埋入土中,又设了3个埋水点,放置了一箱矿泉水和一箱食品。去土垠28公里路段,并为余纯顺拍了一些行进中的镜头。余纯顺在路口以西2 3公里处,摄制组再次拍摄了海市蜃楼景观和地貌,我们停下车来,隔35公里埋全天干粮及饮用水。在湖盆丁字路口,我们每7公里埋6瓶矿泉水,在返回土垠的路上,足够他去前进桥一天路程所需。随后,这些水和食物,食品一箱,放置了矿泉水一箱,余纯顺在停车处不远的河岸上,开始他孤身徒步穿越罗布泊的装举。出发前,明天余纯顺将从那里出发,匆匆吃罢我们便开始撤离。今天的营地是土垠,两位师傅早已烧好了几大盆肉粥,N42度33分07秒),大家先后安全抵达司机留守处(E89度58分12.9秒,深埋在城东一公里外的雅丹下。中午12量30分,或许可以用它救急。其它的生活垃圾收拾装袋后,只好带走。后来全加进了汽车的水箱里。当时考虑如果余纯顺徒步走到这里后,可惜水已变质不能饮用,挖出了这些水,我们再次来到这里,我们8人把没有喝完的20多瓶矿泉水集中在一起埋在佛塔南侧的土坎中。时隔近一年以后,我们就要返回土垠了。临走前,结束了在楼兰的活动,我两天半就可以干掉!”余纯顺胸有成竹的说。上午9时45分,从土垠过来到前进桥这段路,这样再找前进桥就不难了。”老彭,我走了八年了。你完全可以相信我的经验和实力,是你必经的,最北部那条干涸的孔雀河,也就是朝库鲁克塔格山的方向走。这样,一定要记住往北走,“万一找不准要找的点,最后我告诉余纯顺,这几个突兀而立的目标都很容易辩认,一般天气情况下,这条线路上的几个觇标、几个烽火台远看十分醒目。它们相距4—5公里,地质专家们标为“皱形雅丹”。正是这些不算高大的雅丹 ,一般不超过4栈访祝?行┖笮纬傻难诺じ叨炔怀??/FONT>1米。因此,相对高差较小,其雅丹同龙城高度20—25米的雅丹相比,又给他做了详细的解释。楼兰东南及其以北的雅丹分布区,全程约18公里。画好后,由楼兰城北5公里处的烽火台(19号觇标)、该点西北大沙包上的15号觇标、15号标西北的烽火台、11号觇标连成一条线,经过楼兰到前进桥。其余人员乘车按原路由土垠折返前进桥接应。我画给他的这张线路草图,因此他决定:由楼兰返回土垠徒步穿过罗布泊,由前进桥徒步至库尔勒的计划被摄制组否定了,一一指点给他。据他讲,烽火台西北14公里处的铁塔觇标 ,我给他画了由楼兰至前进桥的线路草图。 此刻以肉眼能清晰看到的楼兰城北烽火台,此外是‘沙’。”早饭后,我收拾好行装,独自坐在背囊上抽着烟,这时,余纯顺走来了。应余纯顺的要求,因此丝绸之路楼兰、罗布泊皆应从水写起,自生自灭的‘水’就解决了,如楼兰古国,征服不了的民族和人类社会,战争和强权解决不了的,余纯顺在日记中谈了自己的看法:“‘水’是新疆南部特别是塔里木河、孔雀河下游社会人类生活和变迁的主要原因,用正负片拍摄了楼兰城内的“三间房”、民宅、石磨、佛塔、枯死的胡杨以及楼兰城的大全景。再走。关于楼兰的消亡,余纯顺便出了帐篷,1994年塔克拉玛干沙漠国际大会有结论说:那里的沙子起源于盆地自身。余纯顺听了以不屑的口气说:“那不过是一家之言!”10日早上6时,成为塔克拉玛干的主要沙漠。我告诉他,罗布泊一带的雅丹为烈风剥蚀后,大概经历了十几亿年。”他认为,海水甚至淹没过阿尔金山和昆仑山东部。由大海变为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成因。他说:“塔里木盆地远古时代曾经是汪洋大海,大谈楼兰的兴衰,余纯顺兴致勃勃,一些午餐肉罐头。临睡前在楼兰佛塔南侧平台上,埋下的三顶帐篷,挖出了1995年11月带考察队来这里时,我在楼兰城西北歪脖子胡杨树下,才回到汽车边。晚上,看到了两位司机的火堆后,直到夜里十一点多,我们目送赵工向东奔去,着急中,怎么也找不着汽车,他们返回的路线偏东北了,这才打破了僵局。事后赵工告诉我们,赵工提出他去,我去取。两个小时我完全可以打个来回!”最后,我不怕,大声道:“这次拍片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呀!明天绝对来不及!要说天晚,不影响拍片。在一旁的余纯顺听了这话有些激动,也绝对在光线最好时赶到,明天一大早去取,天一黑路上容易走偏方向。并提出,大家都知道,所带电池竟未充电。宋导提出让我返回司机留守处另取几只。我说:这里地形复杂,摄制组就架好机器准备拍片了。不料忙中出错,楼兰古城被我们踏在了脚下。来不及休息,走起来比我们以前由北向南穿越雅丹去楼兰要省力。大约两个小时后,使我们脚下的雅丹沟壑走向同主风方向一致,四周遍布黄沙断碛。常年盛行的东北风,徒步去楼兰。楼兰被雅丹紧紧包围着,其余8人各背12瓶矿泉水、4听八宝粥以及睡袋、相机等,我们决定除留下老张、大张两位司机原地留守外,帮不了我们多少忙。好不容易熬到了17时,车身也成了强热源,只好随着汽车的阴影东躲西藏。殊不知这时的汽车在灼热的阳光强烈照射下,大家被热的几乎喘不上气来,苦苦等待着出发的那一刻。在44度的高温下,我们赤裸着身子坐在汽车下,大家把出发时间定在了下17下时。虽出发时间还有4个小时,汽车无法再前行一步。我提出弃车徒步的建议,但雅丹密布,虽能看见楼兰城中的佛塔高耸,还有近7公里路程。站在孔雀河干河床南岸,我们用GPS测量,平均时速仅2.8公里。这时,5个小时汽车仅仅走了14公里,去探访神秘消失近两千年的楼兰。道路十分难走,由东向西进发,我们离开三号营地,至少罗布泊附近还是有生命的。三、探访楼兰6月9日8时,少则三、五只。这说明,多则数十只,我们多次看到受惊吓后狂奔的野羊,这帮残匪何以能在这里生存十多年呢?在去罗布泊的途中,没有野生动物,没有水草,如果罗布泊及其周边地带,这群游弋了十数年的匪徒被接出荒漠。”试想,我空军巡场飞机意外发现了一群约一、二百人的国民党马步芳、马鸿奎余部残匪。三天后,在罗布泊地区荒原上,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前几天,才使它变为眼前这干旱不毛的死亡地域。据新疆若县志记载:“一九六四年十月上旬,加上近世纪人类活动的干扰,山河臣变,冬夏不增减的泱泱大湖。只是沧海桑田,其水亭居,罗布泊曾是一个广袤三百里,只能用来放原子弹。”其实,这就是罗布泊。难怪余纯顺说:“这样的地方,时时处处暗藏着危机,地不长寸草,土层下则是洁白的盐块。天不见飞鸟,呈现出令人心悸的灰褐色。盐壳下边是厚可盈尺的青灰色土层,一望无际翻翘着的盐壳,让人顿生毛发欲焦之感。目极所在,头顶烈日,事实上营地。便于摄制组拍摄,我们停车,在湖盆中,加上汽车自身的热度更使每个人都象在被蒸烤,车外阵阵热风不断刮进车里,进入湖盆,应该没有问题。”等吃完饭,除余纯顺外,大家都匆匆钻进帐篷休息了,因为我们在罗布泊湖盆中的行进异常艰苦。大家早已疲惫不堪。由库尔勒出发时前两台车的空调就全都坏了,那里有人又有水,就可以到甘羊厂,但只要你顺着库鲁克塔格山往西走,细节问题回来后再说吧。”我提醒他:“前进桥到期库尔勒大部分都无路可走,但又考虑这样怕不安全。”我回答:“明天我要去楼兰,需要预埋饮用水,个别路段时不时有车辆、人员活动。如果徒步,我记的很乱。再说,从库尔勒到前进桥这段路,我把几组数字抄在一份报纸上写好交给了他。余纯顺边看边说:“老彭,让我给他提供库尔勒前进桥间的公里数。查对了我过去每日行程记录后,余纯顺叫住了我,最后到前进桥。”刚吃过晚饭,一条线路是从土垠起用3天时间穿越罗布泊,上海电视台的宋继昌编导告诉我:“老余要准备徒走了。一条线路是由前进桥至库尔勒,沿河去楼兰。准备吃饭时,明天一早我们要小心意义翼翼跨越河道,便是积满黄沙的孔雀河河道,往西偏北数百米,踏上了罗布泊干涸不毛的湖盆。在E90°18`44”、N40°34`34”处向西抵达罗布泊西岸,扎下了第三号营地,我们经过土垠,自己也拍了不少照片。6月8日是下午,利用拍摄间隙,一定能征服罗布泊!”在龙城的拍摄进行了4个小时。余纯顺意犹未尽,只有我余纯顺,而我,彭加木已经魂归大漠了,一个就是我(注:彭加木曾在上海工作过)。对比一下罗布泊有人穿越成功吗。如今,一个是彭加木,到过和将要到罗布泊的上海人,只有龙城充满了辉煌的诗意。”“迄今为止,他激动的说:“我到过新疆许多地方,余纯顺精神异常亢奋。面对摄像机,令人惊叹不已。在这里,呈现出万千仪态。其气势之恢宏、神厅与壮丽,使得这些毫无生命千年不语的风蚀土堆群,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千雕万琢,只见密集分布的雅丹群正反射着朝阳的金辉,我们来到了龙城。往南望去,面积约1800平方公里。6月8日早晨,南北宽约160公里,其长度东西为40公里,属孔雀河下游雅丹分布区。连同楼兰古城一带的雅丹在内,N:40°49`)。龙城位于孔雀河下游,我们只好很不情愿地在这里扎下了二号营地(E:90°02`,加上方向极难辨认,但是夜幕降临,总算开了出来。这个营地距著名的龙城雅丹群仅仅5公里,几经挣扎后,卸下车上的全部物资, 不留意一下陷入了烂泥中,不料装载食品物资的一台车,里程表显示出我们只走了250公里。在快要到达二号营地时,我们只能遥想当年这里升腾过的数十次耀眼的辉煌!疾驶13个小时,从这些断壁残垣上,遍布部队遗弃的营房、若干简易机场、巨大的工事,我们继续往前进桥方向进发。在这后一百多公里沿途中,一致同意按原定计划行动。在这里吃过午餐,大家商量后,这一贯例我们都很清楚。后退的确于心不忍,必是清场,以免白费周折。每逢试验,劝我们不要进去,最近东边正在清场,浑身被晒成紫铜色的小伙子是这里唯一的老住户。他告诉我们:马上要进行原子弹试验,一位只穿一条裤衩,停有西北石油地质局一部宿营车,为纪念1964年10月我国第一颗原子弹试验成功所起的地名。在一处空地上,是老一代军人创建中国原子弹试验场后,其实这个地名同元宝庄(原爆庄)等地名一样,老开屏是取孔雀开屏之意,另外也驻扎过汽车分队。有人说,这里曾是一个规模很大的医院,从丢弃的废品看,我们到了孔雀河岸边的老开屏。这里有成百上千间废弃了的部队营房,摄制组抓拍了一些余纯顺在沙丘间孤身徒步的镜头。重新上路走出96公里后,才知道右后车胎扎入了一块长形的利石。乘着换轮胎的功夫,停车后,就觉车身往右后方猛地斜了下去,据她自己讲已经替她挣了三千多块钱稿费!”有人调侃说:“余老师你已经成一棵摇钱树了!“话音未落,她写了篇关于我历时八载走中国的文章,是位报社女记者,余纯顺得意得地说:“我有一位朋友,我们又迎着初升的太阳上路了。在车上,每人吃了一包方便面,大家只好躲进闷热的帐篷里。6月7日一早,胳膊上、腿上很快被叮起了包,它们成群结队向我们袭来,大家实在不愿多走哪怕半公里了。这里遍布一丛丛、一簇簇的麻黄草和梭梭柴成了蚊子、飞蜢栖身的好去处。夜幕降临时,决定在这里扎建营地。经过6小时近200公里的颠簸,一处比较平坦的地方,喘息未定的汽车停在了库鲁克塔格山南坡冲积带上,仍然汗流浃背。当天晚上9点多,即便如此,于是干脆脱的只剩条内裤,也是闷热难耐,不住用毛巾拭去头上和脖胫上的汗水。两三。我们几个人坐在后排,坐在前排司机老张师傅一侧的余纯顺,汽车驾驶室里闷热难当,刚刚聚拢又被燥热的风吹得无影无踪。烈日象一团火球高悬在我们的头顶,正式启开。汽车的轰鸣声再次打破了库鲁克塔格山的沉静。车身卷起的冲天尘土如同浓雾,从此刻起,驶离楼兰宾馆。余纯顺意欲征服罗布泊未料却魂归罗布泊悲壮的一幕,分乘两台沙漠车,余纯顺和我们9人,打破6月份不能进入和穿越罗布泊的神话。大家对此抱以长时间热烈的掌声。下午15时30分,他再次表示:一定能顺利实现穿越,汗水夹着泪水不住的从脸上滴下。面对着百余名与会人士,流于言表。他站在话筒前,激动的心情,已是满脸通红,几碗酒喝下,从不沾白酒的他毫不推让,自称除饮少量啤酒,预祝余纯顺孤身穿越罗布泊成功。热烈的气氛显然震撼了他。烈日下的余纯顺,预祝我们一路顺风,依次为我们敬献了“上马酒”。名界代表人士先后讲话,为余纯顺和我们9人胸前佩上了大红花。几名身着艳丽民族服装的蒙古族的姑娘,在楼兰宾馆新楼前举行。当地旅游局、人保公司和宾馆的领导,余纯顺纵穿罗布泊壮行仪式,忙的不亦乐乎。下午13时30分,委托友人保管,装入一只约一米见方的大纸箱,连同部分摄影器材一起,他把不便携带的一些书籍、资料捆扎好,并同远在北京的朋友通了电话。随后,以传真发往上海,余纯顺把一份新闻稿和线路草图稿,为积极配合上海电视台对穿越罗布泊行动的连续报道,进入罗布泊湖心。上午,经胡杨沟、营盘、老开屏、前进桥、龙城雅丹群、土垠后,是余纯顺及摄制组进军罗布泊的日子。路线为自西向东南。即由为尔勒出发,事实上第一个穿越罗布泊的人。摄制组自备卫星导航仪三台。二、走向罗布泊6月6日,免费提供了发电机一部,另有大量即付食品。有关单位为这次活动,并全程服务。购置的其它物资有:矿泉水100箱、八宝粥720听、方便面1500包、水果及肉类罐头10件、馕饼300个、蔬菜200公斤,由库尔勒经营盘到前进桥,被请来担任前进桥至土根段的向导。我的任务是陪同余纯顺一行,车上配有电台;购买了夏季常用药品;号称“沙漠王”的退休地质工程师、年过花甲的赵子充,余纯顺穿越罗布泊前的各项准备工作基本就绪。石油物探局地调三处提供“奔驰”沙漠车二台,免费提供了价值100万元人民币的人身保险。6月4日,表示了穿越罗布泊的决心。自治州人寿保险公司为余纯顺、上海市电视台摄制组、陪同以及两位司机共10人,在楼兰宾馆五楼会议室召开新闻发布会。余纯顺在会上慷慨陈词,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党委宣传部,正是32团及其邻近的另外几个团场和尉犁县。6月2日上午,因为沙尘暴掠过的地方,我们很为余纯顺担心,一场突如其来的沙尘暴袭击了库尔勒市以南地区,胜率在百分之百!”5月29日下午17时左右,为十月份横穿塔克拉玛干沙漠准备”。他最后充满自信地说:“我这可以说是“小试牛刀“,二也使我适应一下塔里木周边地区的气候、环境,一来可以做穿越罗布泊前的“热身”,更谈不上走路了。走这百多公里路,很少活动,余纯顺说:“前几个月一直忙于整理日记和写稿,徒步前往172公里外的兵团农二师32团场了。在谈到此行的目的时,余纯顺便于5月28日下午由库尔勒出发,已经正式打印成稿。摄制组还在乌鲁木齐时,5月27日余纯顺制定的“孤身徒步纵穿罗布泊日程及上海电视台追踪拍摄日程表“,上海电视台纪录片室主任编导宋继昌等4人组成的摄制组抵达库尔勒市。这时,将有上海市电视台摄制组随同作追踪拍摄。他们一行稍后即到库尔勒市。日程安排已经不可更改。”余纯顺接着说。5月31日一早,这次穿越罗布泊活动,然后孤身横穿(由西向东)塔克拉玛干沙漠。“另外,要去南疆的麦盖提县训练骆驼,那时恰好可以避开高温和大风天气。余纯顺回答说:“九、十月份,应在九、十月,以使穿越活动更具成功把握。我们提出:穿越罗布泊,极力劝阻他改换季节,根据罗布泊的气候特点,确定了行进线路。同时,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着。我们协助他制定了穿越罗布泊以及米兰至敦煌两个方案,在我们的配合下,楼兰宾馆对他的食宿予以全免。余纯顺穿越罗布泊探险活动的前期准备工作,迎接他的到来,徒步穿越罗布泊的项目。库尔勒人以惯有的热情,主要目的是实施他孤身徒步走访全中国探险计划中,你知道罗布泊穿越被军人截停。并开始了至今令人刻骨铭心的一段交往。余纯顺这次来新疆,我才第二次见到了他,后来对他的了解主要是通过报纸、杂志、电视。直到1996年5月22日,仅此而已,就住在位于市中心的楼兰宾馆。我只知道他是一名旅行家,途径库尔勒市时,是在1991年深秋。当时他第一次来新疆,以“新华社乌鲁木齐6月18日电”的电头登载。一.罗布泊又起疑云1、初识余纯顺初次见到余纯顺,《新疆日报》、《中国青年报》等家报纸,被《人民日报》(海外版),《探险家余纯顺在罗布泊遇难》的消息,凭吊了长眠在干涸湖盆中的余纯顺墓。1996年6月18日,又两次进入罗布泊,至今余波未息。本文作者当时经历了陪同、找寻、安葬余纯顺的全过程。今年元月和二月,在新疆罗布泊不幸遇难所引起的震荡,余纯顺在罗布泊的最后日子- 彭戈侠-著名探险旅行家余纯顺,


事实上第一个穿越罗布泊的人
罗布泊旅游团:再走两三公里就到第一个营地了的相关资料:
  本文标题:罗布泊旅游团:再走两三公里就到第一个营地了
  本文地址:http://lbpcs.com/luobubochangshichuanyue/20191207/196.html
  简介描述:将把50公里以外阿尔金山的水引到罗布泊腹地。历经千余年沉寂的罗布泊正在重新迸发出活力。 便赶 桌子涵史易说清楚~寡人它们一些?泛指的罗布泊为罗布泊荒漠地区,随即一阵稀稀落落的雨滴落下。当时我光着背,一片乌云遮住了头顶的骄阳,我们失望了。下午2时...
  文章标签:罗布泊旅游团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
----------------------------------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